Endeavour (民藝復興) Interview 訪問

由三位現任的大學講師所組成、文化味濃的Endeavour民藝復興,當天為我們帶來了很多故事和知識,來感受一下他們的文化氣息吧。

採訪及攝影:Sidick Lam & Grace Chan

endeavour1.jpg

Q: 甚麼時候開始接觸音樂?
Chi Chung: 我是聽Beatles大的,就是黑膠跟cassette帶的年代。他們解散後,緊接受了英倫新浪漫(new wave)的洗禮。那時候音樂會不多,唯有從衣著上模仿他們。那時候夾band門檻很高,若能手執結他已經很了不起,要租房夾band真的太遙遠了。真正開始是大專吧,我們三個大學時在rooftop garden一起幹了很多事情。
Fai: 大概中三時喜歡上英倫新浪漫跟死亡派,特別迷Joy Division,亦在那時候開始著手搞音樂。不過那個時代就是多人喜歡聽,卻沒幾個能奏,走進設備很傳統的band房也不知如何是好。磨蹭了好一段時間,直至在大學遇上一隊玩Ultravox的band,就跟他們夾band辦音樂會,過程中認識了已是全職玩音樂的Beyond及達明一派等,大家一起激發了很多音樂念頭。
Thomas: 小時候是受哥哥的影響,開始學習結他,但爸爸在家卻是聽古典音樂的。

Q:為甚麼叫民藝復興?
Chi Chung: 英文名字Endeavour一直都沒有改變,之後起中文名字時覺得不需要直接翻譯。我提議把文藝換作民藝,想加入人民的意思,多少也受當時的六四事件影響,帶點政治意味。

endeavour6.jpg

Q:有沒有喜歡/欣賞的本地樂隊?
Chi Chung: 那年代以電台工作身份跟很多樂隊緊密合作,所以太極、達明跟Beyond他們對我來說比較像伙伴,在夾縫中一起經歷過很多精彩故事,是我比較重視的。新一代的band則來得較易,即使技巧玩得好,但缺少了背後有趣的故事,所以很難談得上喜歡。
Fai: 我們那時候正處於香港的斷層,樂隊很少,要數的話可以算William還在的Beyond吧,他們的art rock很有能量。某程度我跟阿達(劉以達)很像,覺得音樂文化缺少了該有的元素,同時又可以簡單直接。所以始終最喜歡原汁原味、很underground的Beyond。
Thomas: 以前還是walkman年代,每天上學就聽英國的art rock 樂隊Yes,聽了上千遍。本地的話,會欣賞大家的熱情,卻未算真正的欣賞。

endeavour2.jpg

Q:有沒有難忘的演出?
Chi Chung: 我們很多演出也見證了歷史時刻,如97回歸時在立法局門口,99年12月31日在九龍公園,還有大球場重建後第一場活動的飢饉三十。
Fai: 不時也想要找來重聽的演出,是叱吒903在藝穗會舉行的 Cold Music Live。那次只有琴、木結他和很多effect,在玩實驗性卻有旋律,很簡單很專注,撇下其他「轟隆隆」的電子東西,感覺非常過癮。
Thomas: 有一晚在紅館,十多隊樂隊一起玩indie,當晚我們還full band上陣,實在難忘。我們有一首歌關於人權,邀請了國際特赦組織會員以自己國家的語言在唱前宣讀人權宣言,夠有意思也好玩。
Chi Chung: 有兩場的經驗值得先一提。第一次是跟劉以達、彭羚、中樂及西樂樂手,在文化中心以很多不同的手法唱顧嘉輝,嘗試了很多實驗性的做法。第二次是在電台做類似網上導航,那時很少人有電腦,我們就在節目中一邊上網瀏覽,一邊告訴觀眾如David Bowie網站上的內容。香港藝術節亦根據這個節目請我們做了一個糅合科技的演出,非常特別。

endeavour5.jpg

Q:那麼對於第一次玩Underground的show,有沒有特別期望?
挑戰不同的可能性跟底線一直是我們的目標,這次Underground的演出也是。

Q: 現在夾band跟以前有何分別?
Fai: 他們或許不太清楚自己在追求甚麼,不知道為甚麼要玩音樂。對他們來說夾band相對輕易,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個選擇,而非像我們要花上大番功夫才做得到,會隆重其事。我們對音樂珍而重之,因而產生了使命感去推廣音樂文化,相信可以利用音樂做到一些事情。
Chi Chung: 不過客觀地說,樂隊數量多了,甚至有比我們更瘋狂的。所以整個氣候變得多元化,出現了不同的模式,豐富了可能性,構成香港普及文化舉足輕重的一部份。
Fai: 或許現在樂隊已成了普及文化,推廣意味的使命感不被需要,焦點轉移至個人尊業的追求,所以投術方面比我們更進一步,不似我們的raw。

endeavour4.jpg

Q: 對年輕一輩的樂隊有沒有什麼想說的?
Fai: 夾則來不夾則散吧,無需勉強,畢竟這非易事。看看結他手Paul Gilbert出show從頭到尾就自己一人彈,其他背景都用CD播。先做好份內事吧,其他找人幫忙也行。
Thomas: 最緊要都是熱愛音樂,要投入,要分享。
Chi Chung: 從現實角度,是一個很難堅持的夢想。不過若是作為興趣,則可以為身邊的人去營造文化氛圍,創造不同的可能性。這方面每人也可以作出一分貢獻。
Fai: 最後一句,最緊是要學習,以把握機會。

endeavour3.jpg

Q: 回望最初的自己,有沒有說話想跟當時的自己說?
Fai: 這條路走得對,沒有錯!
Thomas: 可以更勤力,那就可能不會錯失一些機會,不會遺憾。
Chi Chung: 一直以來都是享受的,即使經歷了多少都享受。

Q: 想看見哪隊樂隊Reunion?
Fai: 創世紀(Genesis)。
Chi Chung: The Beatles跟Nirvana。
Thomas: Yes。

Endeavour (民藝復興) 將於九月二十日在Underground Reunion演出。
Print

Share this page 分享: